宫颈癌


  在世界范围内,子宫颈癌(简称宫颈癌)发病率在女性三大恶性肿瘤中居第二位,仅次于乳腺癌,是严重危害女性健康和生命安全的疾病。(Garland,et al,2010;夏和霞,等,2016)

  科学家们很早就怀疑宫颈癌与某些感染因子有关,但许多研究都不能锁定病因。


微信图片_20211231100758.jpg


  HPV是感染宫颈癌的主要因素


  1997年以后大量研究获取了许多证据,发现人乳头瘤病毒(HPV)感染是宫颈癌的主要流行因素。(乔友林,2006)

  HPV感染与性行为密切相关,是一种非常广泛的性传播疾病。HPV感染分低危型和高危型2种。高危型HPV的持续感染可导致宫颈癌及其他肿瘤的发生。(金力,等,2002;帕提曼?米吉提,等,2016)

  HPV有许多型别。目前鉴别出的亚型HPV已超过200种,其中包括18种高危型HPV(HPV16、18、26、31、33、35、39、45、51、52、53、56、58、59、66、68、73和82)。

  几乎所有的宫颈癌及其癌前病变均与高危型HPV感染相关,其中HPV16有强致癌性,近50%的宫颈癌与HPV16感染相关。(夏和霞,等,2016)

  金力等(2002)对374例宫颈病变患者检测后发现,20~30岁年龄段HPV感染的发生率最高(41.2%),而31~50岁年龄段为宫颈癌前病变即宫颈上皮内瘤变(CIN)高发阶段,发生率为52.3%。

  黄燕等(2015)研究后指出,宫颈癌在不同民族间发病率不相同。

  他们通过对68例壮族宫颈癌妇女检测显示,患者HPV感染率高达95.59%,而且感染的HPV以52亚型居多。


  HPV感染的发生与硒缺乏有关


  许多研究发现,硒水平高低与HPV感染密切相关。

  蔡虹等(2006)通过研究认为,宫颈感染HPV到发展成为宫颈癌,大约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,在这期间称为宫颈癌前病变,也就是宫颈上皮内瘤变(CIN)。


微信图片_20211231100805.jpg


  他们对371例HPV感染病例及148例HPV阴性人员的宫颈组织硒含量检测对比发现:

  HPV感染的宫颈组织硒含量显著低于未感染对照组,而且硒含量随宫颈病变组织病变程度的增高而呈现降低趋势,这表明硒含量降低与宫颈组织的HPV感染发生有关。

  研究人员认为,当体内硒含量水平降低时,机体的免疫功能下降,不易将HPV清除或灭活,以致持续感染,使宫颈上皮内瘤变发展越来越严重,最终导致宫颈癌的发生。


  硒可抑制人乳头瘤病毒感染


  新疆医科大学帕提曼?米吉提等(2016)检测了南疆维吾尔族已婚女性217例高危型HPV感染者(病例组)血清硒及叶酸等含量,以及106例HPV阴性者(对照组)血清中的硒、叶酸等含量。

  结果显示:

  HPV感染者血清中的硒、叶酸含量较非感染者(对照组)低(p<0.05),并显示HPV感染率随着血清硒含量的升高而呈降低趋势,两者间存在剂量反应关系。

  他们认为,这些维吾尔族女性HPV感染的发生与硒和叶酸的缺乏有关。


微信图片_20211231100812.jpg


  2006年6月,宫颈癌预防性疫苗获准上市,表明人类在征服癌症道路上走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。(乔友林,2006)

  但目前全球已批准上市的预防性HPV疫苗仅针对一些特定型别,还不能提供抵抗所有致癌的HPV型别疫苗;使用的目标人群也局限在还没有性生活的女性;已经感染了HPV的妇女使用效果不显著;目前疫苗免疫保护的时间长短还不能确定;等等。(乔友林,2006;Garland, Smith,2010;夏和霞,张炜,2016)

  鉴于上述情况,科研人员建议,HPV感染者适量地补充硒及叶酸,有利于HPV的清除和抑制病变的进一步发展,也是HPV持续感染的一种合理有效的预防手段。(蔡虹,等,2006;黄燕,等,2015;帕提曼?米吉提,等,2016)

  文章摘自《硒·生命的营养素》


微信图片_20211231100814.jpg